背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廉政文化以案说纪

学术达人执掌高校基建敛财百万 庭审中把受贿辩称“友谊”

  [日期:2017-02-23] 阅读:

曾黄麟,四川理工学院原院长,全国突出贡献专家人选,享受国务院特殊政府津贴,在国内外核心刊物和重要会议上发表科研论文140余篇,出版科技专著3部,教材4部,被列入全国“百万人才工程库”。

  2014年1月2日,四川理工学院原院长曾黄麟因涉嫌受贿罪在四川省宜宾市中级法院出庭受审。检察机关指控,曾黄麟在担任四川理工学院党委副书记兼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366万元,为多名建筑承包商谋取利益。

    当日9时30分,头发花白、身穿黄色马甲的曾黄麟在法警押解下步入法庭。曾经桃李满天下的曾黄麟或许没有想到,他的人生会“败”得如此难堪。

    “学术达人”执掌高校

  1955年出生的曾黄麟,从一名农家子弟,依靠自己的勤奋和刻苦,最终奋斗成为全国突出贡献专家人选,享受国务院特殊政府津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获得者,被列入全国“百万人才工程库”,先后主持、完成了国家级、省级、院级科研项目23个,并多次获奖,在国内外核心刊物和重要会议上发表科研论文140余篇,出版科技专著3部,教材4部。

  那时的曾黄麟前途无量,在原四川轻化工学院(四川理工学院前身)教书20余载,是领导手中的“黄金招牌”,同事眼中的“学术达人”,更是学生心中的“教学名师”。科研教学中,他以“教书求乐、立德树人”自励,以学生成才为乐。曾黄麟的研究生都知道,他能如数家珍地说出每个学生的特点,量体裁衣地制定出适合于每个人的培养计划,从而达到因材施教的目的。

  2000年8月,曾黄麟走上了“学而优则仕”的道路,担任了四川轻化工学院党委副书记兼院长。2003年4月,经教育部批准,原四川轻化工学院、自贡师范高等专科学校、自贡高等专科学校和自贡教育学院四所学校合并,成立四川理工学院。该学院是国家公办的四川省地方高等院校。2004年2月,曾黄麟担任四川理工学院党委副书记兼院长,负责学校行政的全面工作。

  “明星院长”折戟基建

  四川理工学院成立之初,可谓千头万绪,百业待兴,担任院长的曾黄麟为学院的建设和发展,倾注了满腔心血和精力,曾积劳成疾,一年三次住进医院。

  功夫不负有心人,曾黄麟的心血迎来了四川理工学院发展的“春天”:学院发展成为占地约2245亩、有三个校区的综合性高校;2012年进入中西部高校基础能力建设工程,获批建设四川省博士后创新实践基地,成为首批国家级工程实践教育中心建设单位;2013年5月入选国家教育部中西部高校基础能力建设工程,成功进入国家第三阶梯大学行列。

  随着学院的影响越来越大,曾黄麟也迎来了事业的巅峰,他当选为自贡市第十六届人大代表,每天前来拜访的人源源不断。

  在络绎不绝的来访者中,有前来学习考察成功经验的同行,也有心怀鬼胎拉拢关系的商人。富顺县华正服务公司负责人蒋某就是后者。早在2003年,蒋某就通过关系和时任四川轻化工学院党委副书记兼院长的曾黄麟搭上了线。听说曾黄麟当上了四川理工学院的院长,学院有大量的工程需要修建,蒋某迫不及待地走进了曾黄麟的办公室,送上一个装有2万元现金的牛皮信封,请求曾黄麟“照顾”点工程让他做。曾黄麟没有让这个“熟人”失望,先后在学院多个项目中提供帮助,帮其顺利揽到工程。为感谢曾黄麟的大力帮助,蒋某先后送给曾黄麟现金共计54万余元。

  为了应对学院的发展,组建之初,四川理工学院便成立了学院基建委员会,统一负责学院基础设施建设、校园建设规划发展、工程招投标管理等。曾黄麟将基建委员会牢牢地掌控在自己手中,具体事务都要由其最终拍板。一时间,曾黄麟成为大小工程承建商的座上宾。

  据检察机关指控,仅基建一项,曾黄麟就收受15名建筑承包商的贿赂280余万元。

  此外,在节假日等“特殊时间”,曾黄麟多次收受建筑承包商的“礼金”50余万元。

  庭审中把受贿辩称“友谊”

  “仗义”,是和曾黄麟打过交道的人对他的评价,也是建筑商们对曾黄麟趋之若鹜的原因之一。只要是曾黄麟答应帮助的事,没有落空的。而且,在建筑商眼中,曾黄麟还特“洒脱”,“都是事后才收钱,而且从来不计较钱给得多少”。

  在曾黄麟看来,关键时候“出手”,更显自己的“仗义”和“能耐”。2008年3月,曾黄麟亲自测算标底,使曹某以自贡明仁公司的名义顺利中标学院汇东校区食堂BT项目;工程建设过程中,曹某的资金出现紧张,曾黄麟亲自出面为曹某在自贡市商业银行贷款,并安排学院后勤负责人以后勤总公司的名义在自贡市商业银行专门开了个账户,存入几百万作为担保,使曹某成功地从银行贷款700万元;工程结束后,在曾黄麟的安排下,曹某提前拿到回购工程款项800余万元。事后,曹某送给曾黄麟70余万元。

  庭审现场,曾黄麟用颤抖的声音辩解道,他当领导20多年来,从来没有主动向他人索要一分钱,收的钱都是过年过节他人表示感谢送的礼金。曾黄麟说,他从未在承建工程前收受他人礼金,相互之间礼尚往来是一种友谊,而不是一种犯法行为。

  或许,在曾黄麟看来,钱多钱少只不过是一个概念,自己真正需要的不是金钱,因为他本人根本“不差钱”。据检察机关侦查显示,仅2003年至2013年间,曾黄麟的合法收入大约为220万元,其妻子的合法收入为50万元左右。曾黄麟先后收受建筑承包商们共计366万元现金,全部交给了其妻子处理,存入了银行,自己并没有花天酒地地消费享受。

  幡然悔悟立志科研

  庭审中,曾黄麟多次表示,检察机关在案件办理过程中是依法、文明办案的,他对检察机关的指控没有异议,对起诉书的指控全部予以认可,绝不翻供;并称之前积极配合调查,并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请求在量刑时考虑其自首情节、未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等因素,给予从轻判决。

  最后陈述时,曾黄麟哭诉称,由于自己学习不够,对受贿犯罪的认识不清,是检察官在办案中的详细讲解,才让他幡然醒悟,认识到自己的行为触犯了法律,也玷污了“为人师表”的高洁;他希望利用所学知识,为国家继续作贡献;并称,在关押和审查期间,他坚持科学研究,取得了重大成果,已通过宜宾市看守所联系有关单位进行了上报。

  “我真心希望四川理工的师生们继续厚德达理,励志勤工;也希望各位教育同仁以我为镜,引以为戒。”庭审结束时,抑制不住悔恨眼泪的曾黄麟向旁听席深深地鞠了一躬。

  中午12点,庭审结束。

  “曾黄麟的悲剧不在于从学术转向行政,而在于没有准确把握人生定位,觥筹交错中迷失了自己。”承办检察官介绍,曾黄麟是典型的学术型领导,如果专注于学术研究,科研贡献将很可观。但一切已不可逆转,曾经的“学术达人”和“明星院长”不得不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法院将择日宣判。

(来源:南粤清风网)

收藏 推荐 打印【 字体: 】【 关闭
Powered by iwms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