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廉政文化以案说纪

蒋菊生:一个“四极”博导的贪腐堕落之路

  [日期:2017-02-23] 阅读:

  “此人‘极度聪明,极度有才,极度自负,极度自私’。做个专家也罢,做领导害人又害己……”
  说的是谁?他就是海南省农垦科学院原院长、博士生导师蒋菊生。据指控,蒋菊生在担任海南省农垦科学院院长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98万元,港币5万元。
  近日,海南省保亭黎族自治县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蒋菊生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蒋菊生拥有中国生态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天然橡胶协会常务理事、海南省科学技术协会常委、海南省农学会副理事长等多个头衔。然而,自从这名高级知识分子走马上任当了院长,骄气、霸气、躁气、怨气便在他身上逐渐显现,并慢慢走向腐败堕落之路。
  从“放牛娃”到最年轻博导
  1962年9月24日,蒋菊生出生在湖南省祁阳县的一个农民家庭。父母目不识丁,但严格要求子女,从小就要好好读书,望“鲤鱼”能跳出“农门”。
  蒋菊生从小学到高中,基本上是半读半农,上午是读书娃,下午是放牛郞,晚上在煤油灯下做作业。1978年7月参加全国高考,他被中南林学院录取。毕业后,被分配到林业部中南林业规划院工作。
  1992年7月,因工作需要他被调到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橡胶所工作,先后担任副所长、所长等职,通过在职刻苦攻读,先后取得华南热带农业大学和中国科学院的硕士、博士学位,成为热作两院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
  在此期间,蒋菊生先后主持和参与多项国家及省部级科研项目,有20多项科研成果获得国家、省部级科技进步奖,培养博士、硕士研究生40多名,并出版了三部专著。
  2005年7月,海南天然橡胶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蒋菊生调至海南农垦,先后担任总经理助理、总农艺师等职。2009年3月组建省农垦科学院,任院长。
  然而,正是当了科学院院长这个正处级官职之后,蒋菊生的人生发生了逆转。2015年5月4日,蒋菊生涉嫌受贿犯罪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掌控工程项目疯狂敛财百万
  据指控,蒋菊生在担任海南省农垦科学院院长兼海南省农垦科学院保亭试验站站长等职务期间,在承揽工程、工程项目合作、工程款拨付、土地租赁等方面收受人民币98万元,港币5万元。
  2010年1月初,吴贵源通过挂靠乐东县建筑工程公司,在蒋菊生的支持下,承建了保亭试验站两栋职工住宅楼工程。
  2010年1月下旬的一天,为了感谢蒋菊生的关照,吴贵源在海口康年皇冠酒店送给蒋菊生10万元现金。3个月之后,吴贵源又在皇冠酒店送给蒋菊生20万元现金。
  “2010年11月,我担任保亭试验站站长期间,工程队符思明通过挂靠吉林宇信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包了保亭试验站的部分危房改造工程。”蒋菊生供述称,符思明为处理好与他的关系,顺利拿到工程进度款,2012年初、2013年初分别两次送给他9万元。
  同时,在蒋菊生担任海南省农垦中心试验站站长期间,同意将试验站招待所装修工程交给肖武忠承包。肖武忠为表示感谢,两次共送给蒋菊生6万元。
  2013年3月,庄学文通过挂靠海南中联建筑工程公司承包了保亭试验站的饮水工程项目。他为与蒋菊生处好关系,顺利拿到工程备料款及工程进度款,2013年10月初的一天,送给蒋现金16万元。后来,庄学文顺利拿到了工程备料款及工程进度款。
  蒋菊生称,他在担任海南省农垦科学院院长时,在单位司机钟某的推荐下,同意由庄建忠承包文昌试验站的职工保障性住房工程。在项目建设过程中,他为庄老板申请拨付进度款提供了便利,帮助其获得了工程进度款。在2011年12月的一天,他在办公室收受由司机钟某代为转交庄建忠送的5万元港币。
  自称“宁愿做学问不去当官”
  “案发前及时退还收取符思明的9万元,不应计入受贿数额。同时,是自动投案、并积极退赃,应当减轻处罚。”在庭审中,蒋菊生辩称。
  检方认为,蒋菊生于2012年初收受符思明财物时,是明知行贿人符思明送其钱款的目的,且并无拒贿、拒收的意思表示,可以认定蒋菊生具有受贿的主观故意,已构成受贿罪既遂。
  而且,收受钱财与退还钱财之间间隔两年多之久,即在2015年4月30日、5月1日才分别将9万元退还符思明。因此,蒋菊生的行为不属于受贿后及时退还,该款仍属于受贿犯罪的数额。
  “当我的双手被冰冷的手铐锁住的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了一失足成千古恨的真正含义。这一失足,不仅失去了自由,毁掉了我美好的前程,也伤透了亲人的心。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宁愿做学问,不去当官。”在检察机关提供的证据面前,蒋菊生如是忏悔道。
  保亭县法院审理认为,蒋菊生2015年5月1日到中共海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投案,保亭县检察院于2015年5月4日对蒋菊生立案侦查。在立案期间,被告人蒋菊生还交代了保亭县检察院尚未掌握的大部分犯罪事实,应当认定为自首。
  2016年6月30日,保亭县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蒋菊生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退缴的26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一审宣判后,蒋菊生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重用人才更要重视管理教育
  蒋菊生从一个海南省农垦科学院院长(正处级)、博士生导师这样一名高级知识分子,堕落成人民的罪人,这巨大的人生反差不只是蒋菊生应该反思的,其实也给手握重权的党员领导干部一个警示。
  本来,随着海南农垦的改革,在当时一无资金、二无人才的条件下组建了农垦科学院,蒋菊生走马上任当了院长。面对重重困难和阻力,他希望能够做出一番成绩让别人看看,于是开始变得世故。
  为了单位的生存和个人的名誉,蒋菊生不得不选择随社会大流的生存方式。加之他自身的人性弱点和日益膨胀的欲望,骄气、霸气、躁气、怨气开始在他身上逐渐显现,整天跑政府部门寻找科研项目,跑宾馆、酒店、茶楼寻找合作伙伴,不该吃的吃了,不能收的收了,生活上开始堕落。
  蒋菊生曾坦言:“拜金欲望是我的价值观、世界观蜕变的开始。我第一次收受贿赂时,也有过‘收’还是‘不收’的思想斗争。同时也在自问:‘这是犯罪吗?’其实答案是肯定的。可我偏要作否定的回答。别人有求于我,我替别人办了事,别人送钱感谢我,在情理之中。如此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心理,实则是为淡化内心深处的罪恶,为自己的犯罪行为求得心理上的平衡,从而导致了自己世界观、价值观的扭曲和蜕变,跌入了犯罪的深渊。”
  海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官认为,近年来,职务犯罪呈高学历精英化趋势。对此,不仅要重用专业人才,更要重视对专业人才的教育和管理。特别是政府部门对专业技术人才和高级管理人才,除了让他们掌握一定的权力,发挥特长外,还要对他们加强法律法规教育以及思想道德教育,让他们提高自身免疫力。组织上要关心高端专业人才,更要加强监督,防止他们利用自己的专长和手中的权力谋取私利。让高级人才不出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关爱和保护。

(来源:南粤清风网)

收藏 推荐 打印【 字体: 】【 关闭
Powered by iwms 6.0